长江宏观·赵伟 | 特朗普的国内反对声音

报告摘要
特朗普的货币、贸易等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最近在快速增加
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特朗普近期频频出招,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自6月起拉开序幕。为支撑美股、敦实政绩,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降息。同时,为讨好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通过高压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但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最近在快速增加。8月5日,针对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抨击,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联合发文,强调美联储高度独立、需避免被政客绑架。同时,美国多个农业州、制造业州国会议员公开表示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冲击巨大,强调目前更需要的是贸易协议、非摩擦升级。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党内优势明显,党外在部分摇摆州支持率落后民主党拜登。初选民调来看,特朗普党内支持率超80%,优势明显。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继续领跑,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中支持率下滑、不及拜登,比如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农业州爱荷华等。美国经济走势及摇摆州选情往往主导大选最终结果;摇摆州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历史经验显示,美国总统连任失败,都发生在经济持续走弱阶段;同时,由于美国两党都有传统票仓,赢得摇摆州是大选获胜关键。摇摆州接下来的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一旦部分摇摆州因贸易冲击、经济加速走弱,特朗普贸易等政策的推行可能将面临变化。


风险提示:
全球经济遭遇“黑天鹅”事件冲击。
报告正文
海外热点跟踪
热点跟踪:特朗普的国内反对声音
事件:8月1日,美国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伯茨、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厄恩斯特等多位国会议员呼吁特朗普停止升级贸易摩擦。8月5日,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联合发文,反对特朗普干涉美联储决策。
数据来源:Bloomberg
点评:
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特朗普近期频频出招,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7月下旬以来,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美联储大幅降息。同时,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宣布将对中国3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并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等。特朗普的上述举措,主要是为了谋求总统连任。从时间表来看,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已自6月起正式拉开序幕。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是为了支撑美股走势、“敦实”自己的政绩工程。而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是希望通过高压关税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以讨好支持自己的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
但是,特朗普近期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在快速增加。8月5日,针对特朗普的抨击,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在《华尔街日报》联合署名发表文章《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强调美联储是服务于经济、而非政治,美联储应高度政治独立、避免被一小撮政客的利益绑架。同时,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的声音也在快速增加。此前多位明确支持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参议员,开始反对贸易摩擦升级,多位农业州、制造业州的参议员更是表示,贸易摩擦负面冲击巨大、需尽快达成贸易协议。
美联储前任主席们反对特朗普干涉的依据在于,美联储法理上政治独立,且货币政策决策一旦基于政治目的,容易在中长期损害经济、滋生资产泡沫等。美联储是由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货币政策主管机构,法理上政治独立、不受美国政府管控。历史上,虽然曾有多位美国总统要求美联储不加息或降息,但美联储最后都依照政策目标独立抉择。同时,纵观全球经验,一国央行如果频繁根据政客意愿作出货币决策,容易在中长期内损害经济、滋生资产泡沫,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2010年以来的土耳其等。
美国多个制造业州、农业州的国会议员反对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缘于贸易摩擦严重打击了美国农产品出口,并导致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显著抬升等。2018年以来,随着特朗普政府对多个国家钢铁、铝及其他中间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显著抬升。数据显示,美国车企等在本土生产的成本增速远远高于海外,密歇根、威斯康星等制造业大州均受到明显负面冲击。与此同时,随着其他非美经济体反击美国贸易保护、对美国农产品征税等,美国农产品出口持续走弱,南达科他、北达科他、爱荷华等农业大州的农业产值(占州GDP比重)纷纷萎缩。

根据历史经验,美国在任总统能否成功连任,往往会受到美国经济基本面走势影响。回溯历史,1970年至2016年,美国共有7位总统先后上任,其中3位总统连任失败。经验来看,上述3位总统在竞选连任前,美国经济均显著、持续走弱,包括GDP增速大幅下滑、失业率快速抬升等(美股和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无一致变化规律)。
美国总统大选投票中,摇摆州的投票结果往往决定了大选的最终结果。回溯历史,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传统票仓,因此每次大选中,决定最终大选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的投票结果。美国摇摆州主要由传统制造业州(铁锈地区)和部分农业州构成。2004年大选中,小布什在拿下6个摇摆州的选票后,成功当选美国总统。2016年,在选情最胶着的6个摇摆州中,特朗普赢得4个(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和佛罗里达)、领先希拉里的2个,最终成功当选总统。
最新初选民调显示,共和党内特朗普优势明显,民主党内前副总统拜登暂时领跑。目前,共和党、民主党分别有2位、21位竞选人宣布角逐新一届总统大选。初选(党内总统竞选人选举)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优势明显、支持率高达83%,远远领先另一位竞选人维尔德。与共和党不同,民主党内目前没有一位竞选人拥有绝对优势。具体来看,前副总统拜登的党内支持率在30%上下、暂时领跑,参议员桑德斯、Warren、Harris的支持率分别在16%、15%、11%左右。
从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的传统票仓继续保有优势,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的支持率落后拜登。根据PPP(D)公布的最新综合民调数据,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支持率超过50%、继续保有优势,在民主党传统票仓支持率继续低于50%。摇摆州方面,特朗普的支持率表现不一。在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以下游消费制造为主),以及农业州爱荷华(大豆、玉米主产区)等,特朗普支持率均不及拜登。而在受贸易摩擦影响相对较小的印第安纳、佛罗里达和堪萨斯等州,特朗普支持率均高于拜登。

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可能会根据摇摆州的经济状况变化等,相应调整贸易等政策倾向。目前,特朗普在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爱荷华等摇摆州中,支持率均落后拜登。为了总统连任,特朗普可能会根据上述摇摆州的经济状况,相应地调整政策倾向。如果上述摇摆州经济恶化速度较慢,特朗普可能会继续实施高压关税政策等,为贸易谈判争取价码。反之,特朗普可能会通过各种方式、渠道,改善上述摇摆州的农产品出口,减缓州内企业生产成本的上涨速度等。
近期,特朗普对美联储、对外贸易等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在快速增加。通过研究美国大选时间表,以及结合美国主要州的民调数据,我们发现:1)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主要是为了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自6月起拉开序幕。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降息,是为了支撑美股、敦实政绩。同时,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通过高压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是为了讨好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2)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党内优势明显,党外在部分摇摆州支持率落后民主党拜登。初选民调来看,特朗普党内支持率超80%,优势明显。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继续领跑,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中支持率下滑、不及拜登,比如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农业州爱荷华等。3)美国经济走势及摇摆州选情对最终的大选结果影响较大;摇摆州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历史经验显示,美国在任总统能否连任成功,往往会受到美国经济走势影响;同时,由于美国两党都有传统票仓,每次总统大选中决定最终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选情。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可能会根据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的经济状况变化,相应地调整贸易等政策倾向
重点关注:美国7月CPI和零售销售数据
8月13日,美国将公布7月CPI数据。7月通胀的走势,可能影响市场对美联储年内降息的预期。8月15日,美国将公布7月零售销售数据。7月零售销售的走势,将反映美国居民端收入增速回落压力的传导节奏。
【本文推送内容节选自长江研究已发布报告,报告原文请见2019年8月11日发布的研究报告《特朗普的国内反对声音》】
海外宏观最新深度报告,烦请参阅:
【2019年全球宏观经济展望】逃不开的周期轮回
【重磅深度】“繁荣的顶点”,已进入验证期——十一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如何理解欧洲经济? ——十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新兴市场危机,离我们有多远?——九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强势美元的背后——八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美国景气跟踪框架构建——七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美股震荡背后的经济逻辑——六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逃不开的经济周期——五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韩国出口持续暴跌,释放什么信号?——四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滞胀魅影——三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再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特朗普减税效果,是否高估?
【重磅深度】正确评估美国减税效果
【重磅深度】美股历次“见顶”背景梳理
研究报告信息
证券研究报告:特朗普的国内反对声音
对外发布时间:2019年8月11日
报告发布机构:长江证券研究所
参与人员信息:
赵伟 SAC编号:S0490516050002 邮箱:zhaowei4@cjsc.com.cn
徐骥 SAC编号:S0490518070010邮箱:xuji@cjsc.com.cn
近期重点研究报告
◆首席问答
【首席问答】第1期:1月经济数据的“幻象”与“真相”2019/2/20
◆经观伟论——热点思考
【经观伟论】理解资管新规的变与不变2018/5/10
【经观伟论】答读者问 | 新书《蜕变·新生: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作者赵伟博士专访2017/12/15
【经观伟论】新书推介 |《蜕变?新生: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2017/12/11
【经观伟论】赵伟:对近期宏观热点问题的思考2017/11/24
【经观伟论】当下经济预期是否过度悲观?2017/6/1
◆ 重磅深度——国内篇
【重磅深度】猪价上涨,对CPI影响测算 2019/3/18
【重磅深度】识BDI,知经济冷暖——“微观大势”系列深度研究之一 2019/3/14
【重磅深度】转型无牛市?复盘日韩当年表现 2019/2/14
【重磅深度】就业市场,如何跟踪?2019/1/9
【重磅深度】时至势成,谋定而动——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2018/12/24
【重磅深度】进口“韧性”下的经济真相?2018/12/2
【重磅深度】论大国财政:钱从哪来?到哪去?2018/11/20
【重磅深度】进口博览会,我们可以关注什么?2018/9/12
【重磅深度】转型框架下,基建投向全解析 2018/8/8
【重磅深度】转型框架下,理解稳增长2018/8/1
【重磅深度】2018年中期宏观报告:迷雾中的曙光 2018/7/12
【重磅深度】不进则退的转型——“结构主义·转型为鉴”系列之台湾篇 2018/6/14
【重磅深度】论去杠杆之“持久战”2018/6/9
【重磅深度】从全球产业转移,看“中国制造”崛起2018/3/31
【重磅深度】四月决断2018/3/5
【重磅深度】转型得与失——“结构主义·转型为鉴”系列之日本篇2018/3/1
【重磅深度】后发国家如何弯道超车——“结构主义·转型为鉴”系列之韩国篇2018/1/30
【重磅深度】特色小镇,转型新形态2018/1/11
【重磅深度】大国重器,轻装疾行——2018年制造业的结构性修复与转型升级2018/1/6
【重磅深度】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吐故纳新2017/12/21
【重磅深度】地产分析新思路:从销售驱动到库存驱动——“结构主义”宏观框架之地产篇(一)2017/12/13
【重磅深度】服务贸易,转型逻辑下被忽视的经济增长点——“结构看中国”系列报告之贸易篇(四)2017/11/23
【重磅深度】从通缩到再通胀,中期物价走势的几种可能 2017/11/1
【重磅深度】“结构主义”视角下的“经济新周期”——“结构主义”宏观框架讨论之三2017/10/14
【重磅深度】市场对库存周期存在哪些误解?——“结构主义”宏观框架讨论之二2017/9/8
【重磅深度】鉴往知今,现实世界的经济周期——“结构主义”宏观框架讨论之一2017/9/6
【重磅深度】从PPI到CPI,价格传导的真相2017/9/4
【重磅深度】从通缩到“再通胀”,轮回中寻找变化2017/8/10
【重磅深度】棚改货币化安置,对经济的支持效应2017/8/2
【重磅深度】周期的轮回,还是新曲的序章?——再论地产投资的韧性2017/7/26
【重磅深度】贸易结构与比较优势:中国、印度和巴西2017/6/27
【重磅深度】出口形势转暖,哪些行业更值得关注?2017/6/22
【重磅深度】设备投资周期的海外经验规律2017/6/10
【重磅深度】守平淡,待真章—2017年中期宏观报告(下篇)2017/6/3
【重磅深度】守平淡,待真章—2017年中期宏观报告(上篇)2017/6/3
【重磅深度】关注中国出口结构新变化2017/5/26
【重磅深度】年中经济不会二次探底的三条逻辑支撑2017/3/1
◆ 重磅深度——海外篇
【重磅深度】“繁荣的顶点”,已进入验证期 2019/3/3
【重磅深度】逃不开的周期轮回——2019全球宏观经济展望 2019/1/13
【重磅深度】特朗普减税效果,是否高估?2018/11/29
【重磅深度】正确评估美国减税效果 2018/11/19
【重磅深度】美股历次“见顶”背景梳理 2018/10/28
【重磅深度】新兴市场危机,离我们有多远?——九论繁荣的顶点 2018/8/11
【重磅深度】大历史观,破局“逆全球化”2018/5/3
【重磅深度】从大历史观,看逆全球化2018/4/7
【重磅深度】全球没有朱格拉,只有再通胀——2018年全球宏观经济展望2018/1/30
【重磅深度】通胀归来——2018年美国宏观经济展望2017/12/23
【重磅深度】美国减税后,大类资产将如何演绎?2017/12/3
【重磅深度】市场关于美联储加息预判的常见错误逻辑2017/11/26
【重磅深度】若美国减税,中国哪些行业将受益?2017/10/28
【重磅深度】美联储缩表,会导致新兴国家爆发危机吗?2017/9/18
【重磅深度】4季度, 美元指数会止跌反弹吗?2017/9/7
【重磅深度】财政困局即将来袭,特朗普能否闯关成功?2017/8/23
【重磅深度】美联储若开启缩表,市场将如何反应?2017/7/26
【重磅深度】欧央行转向在即,大类资产影响几何?2017/7/21
【重磅深度】警惕下半年美债收益率上行风险2017/7/2
【重磅深度】美联储缩表的影响到底有多大?2017/6/10
【重磅深度】中美贸易谈判,哪些行业需要关注?2017/5/12
【重磅深度】特朗普的权利边界在哪里?2017/2/10
【重磅深度】特朗普会带来中美贸易战吗?2017/1/22
◆ 重磅深度——债券篇
【重磅深度】三万亿地方债怎么花 2019/3/31
【重磅深度】“向风险要收益”的债市理解——2019年债券市场展望 2019/2/14
【重磅深度】转债迎来配置时机 2019/1/18
【重磅深度】债牛下半场盛宴,还是尾部狂欢 ——从中美利差谈起2018/11/30
【重磅深度】转债市场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2018/11/6
【重磅深度】防风险下的投融资变局2018/5/12
【重磅深度】长夜未央,债牛尚早2017/12/20
【重磅深度】债券牛市的前夜?慎谈牛市、为时尚早!2017/6/23
【重磅深度】从中美利差,看下半年债市2017/6/13
◆ 每周思考
【每周思考】人才之“争”下,城市增长新逻辑2019/4/1
【每周思考】转债市场的“新”变化 2019/3/27
【每周思考】再论“逃不开的周期轮回”?2019/3/24
【每周思考】财政缺口,如何弥补?2019/3/24
【每周思考】欧央行重启QE?2019/3/17
【每周思考】宏观视角,看节后地产政策变化 2019/3/13
【每周思考】股债双牛?2019/3/12
【每周思考】新兴市场隐忧,不容忽视 2019/3/10
【每周思考】转债大涨之后,还能买吗?2019/2/26
【每周思考】美国经济到了哪个周期阶段?2019/2/25
【每周思考】海外数据“打架”的宏观思考?2019/2/19
【每周思考】1月经济数据的“幻象”与“真相”2019/2/18
【每周思考】信用修复的“二级火箭”启动2019/2/17
【每周思考】地方两会,释放哪些信号?2019/1/29
【每周思考】信用修复的“二级火箭”2019/1/28
【每周思考】经济到了哪个周期阶段?2019/1/22
【每周思考】转债投资思考2019/1/21
【每周思考】美国经济分析中,被忽视的风险?2019/1/20
【每周思考】基建发力三大“新特征”2019/1/17
【每周思考】信用筑底的“一级火箭”2019/1/6
【每周思考】如何理解“地方财政可持续”?2019/1/3
【每周思考】地方债提前发,投向哪里?2019/1/2
【每周思考】美联储缩表,长端美债就一定上行?2018/12/27
【每周思考】从民企融资变化,看宽信用效果2018/12/26
【每周思考】经济工作会议后,市场关注什么?2018/12/23
【每周思考】地产政策“新变化”?2018/12/15
【每周思考】美国经济走弱,美元就走弱吗?2018/12/11
【每周思考】2014-2015年市场形势,对当下的启示2018/12/10
【每周思考】美联储放缓加息,哪些资产受益 2018/12/4
【每周思考】如何评估我国减税效果?2018/12/3
【每周思考】就业视角,看经济“底线”2018/11/27
【每周思考】外资配置,不应低估的影响 2018/11/26
【每周思考】中低油价会否成为常态?2018/11/25
【每周思考】工业经济的韧性,来自哪里?2018/11/19
【每周思考】民企融资,如何破局?2018/11/13
【每周思考】转型背景下,理解增值税改革 2018/11/11
【每周思考】似曾相识的历史,不一样的未来 2018/11/5
【每周思考】美股10月暴跌有何不同?2018/10/29【每周思考】如何理解制造业投资的“韧性”2018/10/28
【每周思考】从退税新政,理解“稳外贸”2018/10/15
【每周思考】中美利差,何去何从?2018/10/13
【每周思考】新一轮限产的“新”变化 2018/10/7
【每周思考】预售制度的“忧”与“思”2018/9/25
【每周思考】怎么看美国楼市降温?2018/9/24
【每周思考】如何理解国企降杠杆 2018/9/17
【每周思考】如何正确理解“减税”逻辑?2018/9/11
【每周思考】地方债加快发行,被忽视的变化2018/9/10
【每周思考】特朗普接下来将做什么? 2018/9/9
【每周思考】货基收益率下行,怎么看?2018/9/2【每周思考】税改落地,影响几何?2018/9/2
【每周思考】新兴市场危机,没那么简单 2018/9/2
【每周思考】寿光洪灾,对通胀影响?2018/8/26
【每周思考】流拍“变局”下的地产猜想 2018/8/25
【每周思考】如何理解欧洲经济? ——十论繁荣的顶点 2018/8/21
【每周思考】积极财政,空间几何?2018/8/21
【每周思考】滞胀要来了吗?2018/8/20
【每周思考】理解地产市场的“三大背离”2018/8/13
【每周思考】宽松之下,债市何去何从?2018/8/12
【每周思考】土耳其之后,谁的风险最大?2018/8/12
【每周思考】特朗普税政沙盘推演2018/8/7
【每周思考】稳增长,对债市影响几何?2018/8/5
【每周思考】强势美元的背后——八论繁荣的顶点2018/8/4
【每周思考】乡村如何振兴?2018/7/31
【每周思考】如何理解美国2季度GDP?2018/7/30
【每周思考】中低评级信用利差,拐点已现?2018/7/29
【每周思考】转型框架下的政策微调2018/7/24
【每周思考】论财政与货币的政策协同2018/7/23
【每周思考】美元走强,别怪美联储2018/7/22
【每周思考】美国景气跟踪框架构建——七论繁荣的顶点2018/7/18
【每周思考】非标收缩,还有多大压力?2018/7/17
【每周思考】棚改“新格局”2018/7/16
【每周思考】新兴经济体的“冰与火”2018/7/9【每周思考】交叉违约,压力几何?2018/7/8
【每周思考】为何通胀上升,黄金暴跌?2018/7/4
【每周思考】债市涟漪2018/7/3
【每周思考】这轮地产调控有何不同?2018/7/2
【每周思考】地方债,能补上基建融资吗2018/6/26
【每周思考】基建投资见底了吗?2018/6/24
【每周思考】美股震荡背后的经济逻辑——六论繁荣的顶点2018/6/20
【每周思考】社融增速到底在哪?2018/6/19
【每周思考】1990年代,日本去杠杆做错了什么?2018/6/11
【每周思考】信用利差分化,何时休?2018/6/10
【每周思考】区域视角,看信用风险2018/6/6
【每周思考】新兴困局与特朗普“蛋糕游戏”2018/6/5
【每周思考】关税连续下调,开放加速转型2018/6/4
【每周思考】再论韩国信用违约的处置 2018/5/27
【每周思考】从个体违约,看行业特征2018/5/27
【每周思考】逃不开的经济周期——五论繁荣的顶点2018/5/25
【每周思考】1997年,韩国如何处理债务违约?2018/5/21
【每周思考】透过违约看本质2018/5/15
【每周思考】韩国出口持续暴跌,释放什么信号?2018/5/14
【每周思考】“复苏”表象下,一份清醒一份醉 2018/5/14
【每周思考】理解资管新规的变与不变?2018/5/10
【每周思考】IMF上调美国经济预期可信吗?2018/5/8
【每周思考】如何理解“加快财政支出进度”2018/5/7
【每周思考】寻找内需新动能2018/5/1
【每周思考】三论繁荣的顶点,滞胀魅影2018/5/1
【每周思考】去杠杆下的流动性变局2018/4/23
【每周思考】坚定看多“新经济”2018/4/22
【每周思考】再论繁荣的顶点2018/4/16
【每周思考】从美国政治格局,看贸易摩擦“节奏”2018/4/10
【每周思考】从PPP清库,看宏观主线逻辑2018/4/9
【每周思考】结构性去杠杆的实质2018/4/8
【每周思考】繁荣的顶点2018/4/2
【每周思考】从银行报表,看防风险阶段2018/4/1
【每周思考】以史为鉴,再论贸易战的影响路径2018/3/26
【每周思考】贸易保护,对物价的影响2018/3/25
【每周思考】美联储加息,对国内市场影响2018/3/20
团队介绍
赵 伟 首席宏观固收分析师
SAC编号:S0490516050002
邮箱:zhaowei4@cjsc.com.cn
徐 骥 宏观研究员
SAC编号:S0490518070010
邮箱:xuji@cjsc.com.cn
杨 飞 固收研究员
邮箱:yangfei3@cjsc.com.cn
张蓉蓉 宏观研究员
邮箱:zhangrr@cjsc.com.cn
代小笛 固收研究员
邮箱:daixd@cjsc.com.cn
段玉柱 宏观研究员
邮箱:duanyz@cjsc.com.cn
评级说明及声明
评级说明
行业评级:报告发布日后的12个月内行业股票指数的涨跌幅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的涨跌幅为基准,投资建议的评级标准为:看好:相对表现优于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中性:相对表现与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持平;看淡:相对表现弱于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
公司评级:报告发布日后的12个月内公司的涨跌幅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的涨跌幅为基准,投资建议的评级标准为:买入: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涨幅大于10%;增持: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涨幅在5%~10%之间;中性: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涨幅在-5%~5%之间;减持:相对同期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涨幅小于-5%;无投资评级:由于我们无法获取必要的资料,或者公司面临无法预见结果的重大不确定性事件,或者其他原因,致使我们无法给出明确的投资评级。
相关证券市场代表性指数说明:A股市场以沪深300指数为基准;新三板市场以三板成指(针对协议转让标的)或三板做市指数(针对做市转让标的)为基准;香港市场以恒生指数为基准。
重要声明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具有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编号:10060000。本报告仅限中国大陆地区发行,仅供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的客户使用。本公司不会因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客户。本报告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信息和建议不发生任何变更。本公司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包含作者对证券价格涨跌或市场走势的确定性判断。报告中的信息或意见并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
本报告所载的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本公司于发布本报告当日的判断,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的价格、价值及投资收入可升可跌,过往表现不应作为日后的表现依据;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以发出其他与本报告所载信息不一致及有不同结论的报告;本报告所反映研究人员的不同观点、见解及分析方法,并不代表本公司或其他附属机构的立场;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同时,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范围内,与本报告中所评价或推荐的证券不存在法律法规要求披露或采取限制、静默措施的利益冲突。
本报告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和发布。如引用须注明出处为长江证券研究所,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刊载或者转发本证券研究报告或者摘要的,应当注明本报告的发布人和发布日期,提示使用证券研究报告的风险。未经授权刊载或者转发本报告的,本公司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法律声明
本订阅号不是长江证券研究所官方订阅平台。相关观点或信息请以“长江研究”订阅号为准。本订阅号仅面向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根据《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若您并非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为保证服务质量、控制投资风险,请勿订阅或转载本订阅号中的信息。长江研究不因任何订阅本公众号的行为而将订阅者视为长江证券的客户。
本订阅号旨在沟通研究信息,分享研究成果,所推送信息为“投资信息参考服务”,而非具体的“投资决策服务”。本订阅号内容仅为报告摘要,如需了解详细内容,请具体参见长江研究发布的完整版报告。本订阅号推送信息仅限完整报告发布当日有效,发布日后推送信息受限于相关因素的更新而不再准确或失效的,本订阅号不承担更新推送信息或另行通知义务,后续更新信息请以长江研究正式公开发布报告为准。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订阅号接受者应当仔细阅读所附各项声明、信息披露事项及相关风险提示,充分理解报告所含的关键假设条件,并准确理解投资评级含义。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中的信息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订阅人不应单独依靠本订阅号中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独立的判断,应自主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全部投资风险。
长江宏观赵伟博士新书推介
蜕变·新生: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
赵 伟 著
本书通过详细缜密的研究分析以及翔实的数据事实,从结构主义经济学的视角,回应了当前社会上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疑问,诸如中国经济崩溃论、中国经济难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人口和制度红利结束论等观点,阐述了中国经济在结构转型的道路上经历的从蜕变到新生的过程,指出了结构转型的未来方向,同时也介绍了一些国外的经验和做法,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提供了更广泛的国际视角。
(各大电商平台均有销售,欢迎购买)
微信名:长江宏观固收 微信ID:cjscmacro
?点历史信息,查更多报告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我
们的最新观点
长江证券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