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情感

嗨,大家好,我是六儿。
今天是连载小说《昨夜星辰》的第58集。
这是《烟雨霏霏》系列之三,前两部暗号分别为“烟雨”和“木马“,第三部暗号“霏霏”。
前文链接戳下面框内的标题就可以看到了,方框里的内容是可以向上滑动的哦。
向上滑动阅览
1.烟雨霏霏——在下水道,发现男友出 轨的秘密
2.未婚夫的小绿茶,有个惊人的秘密
3.一盒散粉,记录着她失踪的真相
4.阴险小白莲,竟出现在男友怀里!
5.一张照片,揭开男友不轨的真相
6.烟雨霏霏——出 轨男的真实心思
7.跟踪网红后,竟发现男友的秘密
8.绿茶的“离奇”车祸
9.她的脚底有问题
10.一张外卖单,找到失踪男友
11.失踪男人,在袋子里
12.烟雨霏霏——他为什么杀了鸽子
13.烟雨霏霏——光盘里的秘密
14.情侣套房里的蛛丝马迹
15.烟雨霏霏——请君入瓮
16.男友沙发上的直播
17.失踪女友,离奇回归
18.小区门口的狗血一幕
19.她的猫,离奇死了
20.狠踹偷腥男女
21.失踪的珠宝
22。可怕的真相
23.阴险的幕后黑手
24.她的身下,有一条毒蛇
25.一条毒蛇,藏着她的真面目
26.一盆文竹,藏着她的巨大秘密
27.他的家,竟是复制的
28.神秘女友,深夜现身
29.那条毒蛇,是来找她的
30.她竟有不可思议的身世
31.英雄救美,毁了一锅串串
32.她从虎口,夺下失踪的孩子
33.那个漂亮男人,总盯着一个问题
34.可怕的心机
35.雨夜,可怕的眼神
36.致命的口红
37.可怕的囚室
38.他的秘密,藏在脚下
39.失踪的女孩,藏在柜里
40.老狐狸的可怕心机
41.一支口红,赔上了一条命
42.那支口红,要了他的命
43.一段视频,撕破了她的脸
44.一盒寿司,打退了三个流氓
45.一对可怕的父母
46.失踪的少女,藏在脚底
47,她有着不可思议的身份
48.她的秘密,藏在衣柜底下
49.失踪的渣男友,回来了
50.渣男友目睹了可怕的一幕
51.她穿着奇怪的裤袜
52.她被最不可思议的男人看中了
53.他从门缝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54.戏精女的诡计
55.她的情.人有毒
56.他的秘密,藏在皮带里
57.帅男人的魅力
要从第一集开始看哦,不然会连接不上~第58集
1
有人在传纸条!
凌霏霏提着一颗心,和魏若冰齐齐奔过去,激动地把那张纸条拿起来,纸条上,只有一个潦草的大字:跑!
跑?什么意思?让她们跑?门一直是锁着的,怎么跑?往哪里跑?
“霏霏!你看!”魏若冰瞪大眼睛,压低的声音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她试着拉门,门竟真的开了!
有人暗中给她们开了门!
有人故意要放走她们!
这么好的机会,凌霏霏当然不能放过,她轻轻拉开门,俯下身子,蹑手蹑脚地钻了出来。
她们所住的是这家叫作“福临宾馆”的二楼房间,说是宾馆,其实就是个自建民房,更应该叫做民宿,或者客栈。
房子一共三层,坐落在村野当中,也不知道究竟属于哪个省,只是在汽车前来的路上,凌霏霏曾看到,附近有一个不小的湖,客栈的背后,也就是北面,还有一条河。
这客栈的房间,大约是给前来湖边游玩的旅客准备的,只是,现在被何桑全包了下来,住在这里的,除了一个胖乎乎的老太太,兼任厨子和清洁工,就只有何桑黎茵和三个打手了。
三楼,黎茵住的房间没有声音,顺着二楼的栏杆往外看,院子里的汽车也不见了。
看来,黎茵和何桑出去了。
那么,是谁放她们走的?
凌霏霏缩着身体蹲在栏杆处,就见楼下东西南三个方位,分别站着三个打手。
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2
西边,一个一身黑衣的瘦高个,正坐在长凳子上,低着头,漫不经心地用匕首削指甲。
那便是阿飞。
凌霏霏早见过阿飞,她在简皓家的楼道里碰到过,还在范慕原工作的会所后门近距离撞上过,这个顶着俩黑眼圈的男人,脾气似乎很臭,成天总摆着一张臭脸,一路上,没人找他聊天,也很少听到他主动开口说话。
当中的南方,一个大个子木桩一样,背朝屋子,站立不动,凌霏霏知道他叫“阿长”——何桑的打手名字颇为奇怪,一直随身的这两个,分别叫作阿长、阿寿。
那个蹲在东边的草垛前,不知是给小猫还是小狗喂东西吃的小个子男人,就叫作阿寿。
除了他们仨,金哥、以及金哥的手下,凌霏霏离开仙女湖后,便再也没见到过——只是听魏若冰说过,她离开仙女湖边小屋的时候,那群打手被黎茵的药迷晕了。
那么,开门的,只能是楼下这三人当中的一个。
会是谁?
突然,凌霏霏眼前一亮——借着阳光,她分明看到,阿寿的牛仔裤屁股口袋处,露出一截长长的大红色的带子。
这东西,凌霏霏曾经见过那个带子的另一端,绑的是她和魏若冰所住房间的钥匙。
这个房间的钥匙一共两把,一把是光秃秃的,在何桑手里,而在黎茵手里的另一把,正是系着一根长长的红带子。
那么,是阿寿从黎茵那里偷来的钥匙?房门是阿寿打开的?阿寿故意放她们走?
真的吗?能不能信?
凌霏霏满怀疑虑地地看向魏若冰,若冰锁着眉头,她那张原本充满活力的麦色的脸如今消瘦而憔悴——生命被握在凶残狡诈的何桑黎茵身边,早晚也是个死,不如先跑出去,说不定,还有活的机会!
3
姐妹俩轻声下楼,正值午后,厨子在午休,安静的客厅里,能清楚地听到她均匀的鼾声。
两个人轻轻把大门推开一条宽缝,侧身挤出来,又把门关好,便挨着墙,无声地快速地向东边挪去。
阿飞仍然低头削指甲。
阿长的站姿仍然没有变。
到了墙角,凌霏霏迅速蹲下身,像一只猫,拉着若冰,快速窜过阿寿的身边——她没有选错方位,那阿寿就像瞎了一般,眼皮都没抬,兀自喂着面前的流浪猫,嘴里还心疼地念叨:“可怜的小东西,多吃点,你看你,这么瘦。”
凌霏霏忍不住抬起眼——这是她第一次认真观察阿寿,他大约二十四五岁,五官端正,在人群里并不出彩,但,他看着流浪小猫的时候,眼里满是怜悯。
这眼神,竟像极了父亲——即便在毒贩的窝里卧底十来年,每次回家,见到受伤的小动物,父亲都会细心地替它包扎好。
这个阿寿的身份,难道……跟父亲一样?
“好了,小家伙,吃饱了,开始跑跑,我看你跑得快不快啊,看我能不能追上你。”阿寿嘴里仍小声念叨着。
他在让自己跑!
凌霏霏一时间信心大增,甩开长腿,跨过矮墙,和魏若冰发足向前跑去——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顺着这条土路,跑过这大片空旷的田野草地,大约五六公里的地方,就有人家了!
4
冬季的田野甚是荒凉,枯萎的玉米杆在暖阳下婆娑摇曳,姐妹俩猫着腰,钻在半人高的玉米杆和杂草丛中,一声不吭地向前移动。
不知道跑了多久,离那栋屋子已经越来越远!
两个人不知是紧张还是热的,额头已经出汗。
“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出来了!”魏若冰激动得脸红扑扑的,小声说,“霏霏,你说,是阿寿救我们的对吗?我还真没看出来,那家伙,我被关在仙女湖的时候,他也跟别人一起,调戏过我呢!你说,他会不会是个卧底警察?”
“我——我也不知道——”凌霏霏皱着眉,咽口唾沫,她确实不能确定,因为这事情发生得有点太快。
她也没看出半分阿寿跟其他人的不一样来。
但,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卧底警察都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潜伏在敌人的阵营里,必要时,还得跟歹徒一样做坏事,坐牢,就像……父亲那样。
倘若那么轻易被看出,他们的性命早已不保了。
正思忖间,就听到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凌霏霏!魏若冰!”有人小声呼唤。
是阿寿,他赶上来了。
“你们别怕,我带了枪,你俩,赶紧跟着我走,我会保护你们——”阿寿提着枪,脸色郑重,他弓着身子,给姐妹俩带路。
但,三人刚提步,身后不远处,砰的一声枪响。
5
“都给我滚回去!”
一个黑衣的身影疾奔过来。
是阿飞!他身后,是大个子阿长。
被发现了!
凌霏霏立刻停下脚步,但阿寿还意图往前跑。
阿飞握着枪,一双眼睛在眼镜后闪着狰狞的光芒,他咬牙切齿地大喊:“谁他妈要当我的枪靶子,就再跑一步试试!”
脚步瞬间全停住了。
“就是!”阿寿也大吼一声,手里的枪指着凌霏霏的额头,“阿飞你来得正好!我还以为这地里有野兔子呢,过来抓,没想到是这两个小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来的!别动,动一下,老子毙了你!”
凌霏霏当然不敢动。
即便知道阿寿是在做戏,她也赶紧识相地摊开双手,低着头,走在阿长身后,阿寿的前方。
眼角的余光里,却见魏若冰没有动,她正死死地盯着阿飞。
“看什么看?想逃跑?你他妈的有没有脑子?还盯着我看?”阿飞大踏步上前,竟突如其来地一脚踢向魏若冰的腿。
魏若冰猝不及防,“啊——”的一声,摔倒在地。
一旁三个人刹住脚,凌霏霏转身一看,阿飞又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魏若冰的手腕,把她从地上拖了起来:“快起来,马上给我滚回去!”
6
“你——”魏若冰咬紧牙,半晌,才从齿间蹦出了一个字。
她的手握成了拳,手腕处发白——显然,他很用力。
她的脸扬起,正对着他的。
他们隔得那么近。
她死死咬着下唇,盯着面前那双眼睛,四目纠缠在一起,没有声音,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不一样的气息——凌霏霏清楚地看到,若冰在极力忍住眼泪,她的眼里,盛满了不解、委屈、徘徊、苦恼……
而隔着那层淡蓝色的眼镜片,阿飞的眼里,也分明地写着担忧、心痛……
那样的眼神,凌霏霏在李烟潮的眼里见过!
凌霏霏心里咯噔一下,她瞬间明白了若冰离开仙女湖时的怅然若失,她夜深人静时的叹息,她的郁郁寡欢,她的心事重重……
女人的这些变化,都只因一个缘故。
感情。
若冰竟和毒贩的打手,生出了感情!
绝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何桑和黎茵——任何人,一旦有了感情,就有了软肋,如果他们利用阿飞,从若冰嘴里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王蛮子的藏货地点,那她们姐妹俩都性命不保了!
“啊——”凌霏霏夸张地绊倒在地,抱着膝盖大叫大嚷,吸引了阿长和阿寿的眼睛,“我的腿,我的腿走不了了,你们帮我看看,是不是骨头断了,现在怎么办?我怎么回去啊?你们老大还等着我给他带路找宝藏呢!”
7
被锁回房间。
凌霏霏闭着嘴,踱过来踱过去,眼睛不时地瞟向魏若冰——她坐在床沿,一言不发,她的手腕几乎被捏肿了,但显然,真正受伤的,并不是她的手。
而是心。
“我一直以为,我和他之间,是有……默契的……”半晌,若冰才开口。
是的,那些瞬间,都只能用默契来解释——她被抓走的那天清晨,赤着脚冲到酒店大堂,看到的就是他,当时,他看着她,呆呆的,半天都没说话。
他的眼里似乎有某种神奇的物质,总是能黏住她的。
她就那样赤着脚,呆呆地看着他,直到,有人从背后,用一片湿巾一样的东西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被人装进麻袋,闷了一整天,打开麻袋后,扬起脸看到的仍是他,她分明地看到他眼里有着一丝……心疼。
应该是心疼吧?
否则,她被关在山上的小屋里,被醉醺醺的打手欺负时,他怎会义无反顾地挥拳砸向对方?她被金哥拖住要带到某艘船上时,他又怎会站出来,跟金哥怒目相向?
即便,他们从来没有过,任何言语上的交流。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只能说明,这一切,都是个误会。
“好吧,霏霏,我承认,”魏若冰深吸一口气,她的眼圈红了,“我对一个毒贩子……生出感情来了!我竟然喜欢上他了!你告诉我,我这叫什么?我是不是疯了?我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她显然已被这种感情折磨得苦恼至极。
凌霏霏把若冰揽在自己怀里,却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说什么呢?这世间,最无法解释的,便是感情了。
包括这种明知不可能、不可为的致命的感情。
她叹口气,就听到门锁响动,转过身,门已被推开,黎茵挎着包,笑颜如花地推门进来:“听说,你们想逃?”
未完待续
PS:小猴子在家待久了,渐渐安静了些,偶尔,还会冒出我们意想不到的句子。
今天上午,我起床时,笑笑不知为何烦躁,在掉眼泪,老张在一旁批评教育,当爹的严肃着面孔,正说得兴起,小猴子突然来一句:“养不教,父之过。”
瞬间大家都笑场了。

赞 (0)